不要着急把华为操作系统捧得太高

  • 来源/作者:热点微评-王新喜
  • 类别:业界动态
  • 发布时间 :2019-05-29 09:37:32
  • 您是第234位阅读者
  • >>
收藏到: 0

在被美国政府放入实体名单后,华为面临了美国的技术封锁。任正非接受采访时直言受谷歌的影响比较大,系统无疑是最有可能让国内手机厂商被卡脖子的东西。

没多久,华为宣布了自己的操作系统“鸿蒙”或在今秋面世,市场观点认为原因主要来自特朗普制裁以及谷歌断供,让华为不得不将备胎转正,但本文的作者却认为,操作系统或许是华为基于5G时代的顺势而为之举,美国的制裁,恰恰推了一把。

华为日前已经宣布操作系统或在今秋面世,关于相关的讨论已经很多,或许在很多人看来是因为特朗普制裁以及谷歌断供,让华为不得不将备胎转正。

但在笔者看来,操作系统或许是华为基于5G时代的顺势而为之举,美国的制裁,恰恰推了一把。

从历史操作系统的演变来看,苹果的最底层是UNIX的二次开发,安卓的底层是基于Lunix的二次开发,经过过滤演变出来的两大派系,但其本源都在于Unix,所以两者都是站在了前人的技术积累的基础上的而延伸出来的两大分支。

微软从85年开始推出windows1.0之后,经过了windows98、2000等十几年一代一代的诸多的优化与周期性迭代,才发展到XP系统。

华为要凭空冒出来一个操作系统并且要发展到较高水平,有技术积累与迭代的难题在,操作系统的开发周期长,需要时间来不断优化迭代,在智能手机行业,变化太快,想短时间做出一款操作系统迎头赶超谷歌苹果不现实,但时间太长也等不起。

况且系统的开发难在其中的内核,系统内核是比较复杂的东西,分成诸多模块,诸多模块之间设计要考虑到可扩展性、软件架构设计、算法、代码控制等诸多方面。

从国内的整体现状来看,软件产业也是依附于西方的技术体系与顶层标准设计,没有自己的编程语言与软件开发工具,软件产业都在西方技术体系框架内做内容填充与设计开发,基于西方的架构和接口做进一步的开发——即根据Android 开源项目 (AOSP),创建定制的Android 操作系统版本,软件产业其本质还是大而不强,因此最终反映到操作系统体系的空缺。

上述所说的难度客观上在过去现在都存在,况且在安卓与iOS垄断操作系统市场的环境下,Windows 手机系统与三星Tizen 系统、诺基亚塞班系统过去都失败了。

相比微软,华为面临的历史环境变了

但华为出系统跟微软等大厂出操作系统,主客观环境与历史环境都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Windows 手机系统与三星Tizen 系统、诺基亚塞班系统等失败都有其客观历史原因,其一是它们刚出时,安卓正如日中天,阵营生态稳固,厂商没有任何动力转换其他操作系统。

其二是无论诺基亚、三星、微软当时都缺乏一个孕育庞大生态的本土市场,微软操作系统又要在在美国市场与已经成熟的Android、iOS叫板,一方面是系统界面、体验远远赶不上了,其次是消费者从塞班转向安卓、iOS,民心思安,不愿再折腾,因此无论是消费者心理还是市场上,都没有换操作系统的动机。

但现在的问题是,一方面,国内市场足够庞大,从手机厂商来看,国产手机厂商的全球总市场份额已经占据了大头,软件生态层面更不用说,BAT等软件大厂与国内手机硬件厂商,国内本质是一个闭环的软硬件生态圈,华为如果联手国内诸多互联网大厂与硬件厂商,其实已经足以孵化出一个足够大操作系统软件生态。

其二,谷歌断供,它不仅仅会动摇了开发者、手机厂商的信心,其实也弱化了用户对Android完整的应用服务体系的信任,谷歌的做法相当于削弱了Android阵营的军心。

其三,在美国制裁华为的背景下,国民情绪都偏向了支持华为,在这个时刻,华为其实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有危机感,它也可以获客更多外界的支持以及具备更好的用户的向心力。安卓的碎片化以及国内安卓不完整的机制与架构也颇为诟病,动机是存在的,生态依然可以慢慢建立。

业内均知,华为的这套系统将全线打通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和智能穿戴等智能电子设备,将所有功能统一集成为一个操作系统,而这套系统将能兼容所有的 Android 应用和 Web应用,它的模式其实与谷歌接下来要推广的替代Android的新系统Fuchsia类似。

也就是说,华为要与谷歌同台竞争,本质上,这是一套5G时代的操作系统,对接的物联网的生态。

5G时代的操作系统,谷歌同样面临生态难题

操作系统形成生态的难度人所共知,但机遇在于,一方面,世界5G技术的浪潮正在到来,万物互联时代需要一个操作系统来形成更加全面与庞大的软硬件生态。之前 Google 开发的操作系统,包括移动端的 Android、云端的 Chrome OS 都是以 Linux 为内核,但5G时代, 基于Linux 系统服务是需要的,但已经不能完美解决所有应用场景,包括车载系统和物联网设备。

而需要认识到的是,根据金融时报透露,华为操作系统并非临时抱佛脚,研发时间已至少有7年之久。

因此,华为在这个时间点提出将在秋季发布新系统,其实是借驴下坡,可能并非仅仅是为了应对美国制裁的替代备胎,而是早早针对下一代通信网络而做出的战略部署。

从它要打通手机、平板、电脑、电视、汽车、可穿戴设备等方面可以知道,它并不是一个手机操作系统,不是为4G时代打造的备胎,而是一个面向5G的操作系统,也就是当5G真正大规模商普及了,在5G时代,安卓面临着适应性的问题,在操作系统层面,它需要新的适应性的改变。

相对谷歌,华为在5G领域或许有更深的理解,5G是云存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实现的必要前提,考虑到华为可能在将来要提供可穿戴设备以及低功耗物联网装置等,可能也是采用微内核的操作系统。

因为现有的生态基本还是基于linux的的系统服务。况且Google开发的Fuchsia采用的也是微内核+Linux兼容层的结构,因此,华为最大的可能性也是类似Google,采用微内核+Linux兼容层的结构。

而对于华为来说,可以通过修改Linux的调度、中端机制,并将其改为自身的微内核,确保各种代码无需修改能在现有平台编译与运行,系统底层是华为自研OS,但对于上层用户与应用开发者来说,也需要确保系统运行的体验不会受到影响。

也有说法是,谷歌的Fuchsia 有两个内核,一个是轻量级的 ‘LittleKernel’,可用于物联网等小型设备;一个是 ‘Magenta’,从 LittleKernel 开发而来,可扩展性更强,能兼容手机、PC 操作系统。所以 Fuchsia 不仅满足手机和电脑设备,还兼容物联网设备。

当前安卓的开源项目(AOSP)已经包括了Fuchsia的开发工具包,有传闻说Google也已经把安卓的运行时ART迁移到了Fuchsia上——换句话说,Fuchsia也是会完全兼容Android原生程序的。

总的来说,谷歌将以Fuchsia新系统取代Android,连接包括电视机、汽车媒体系统、机电脑、家具物联和智能手机等产品,本身也是因为谷歌也看到4G时代安卓的缺陷越来越明显,可能不太适应5G时代的架构,它需要面向5G万物互联打造全新的操作系统。

而这个操作系统可能是兼容安卓技术的,因为过去安卓基于Linux的内核耦合度较低,一个基于5G更高维度的系统实现对安卓的兼容在技术层面是可以做到的,有人也指出了,当年微软操作系统甚至都高出了基于NT内核的安卓运行环境。

如果是开发一个适用于5G物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要快速形成物联网应用生态,谷歌新系统Fuchsia也同样面临这个难题。况且当前谷歌的断供制裁行为,让厂商们是否需要考虑到加入谷歌新系统Fuchsia多了很多顾虑,谷歌想在物联网时代,联合广大开发者与手机厂商、硬件厂商形成一个类似当年Android的生态,难度已经今非昔比。

所以,以华为的行动力以及对5G的理解,华为操作系统未来将对谷歌自家的Fuchsia项目形成逼迫力与竞争关系。谷歌在5G时代能不能再次主导物联网操作系统的掌控权本身是个大问题。

从大环境来看,5G时代是最好的时机

从大环境来看,贸易战恐为常态,从手机行业本身的来看,厂商会对核心技术的与供应链关键零部件的掌控意识要强过以往任何历史时期,未来国产手机可能更加倾向于培育国内产业链厂商,实现关键零部件的自产自供,至少能做到有备份方案,基于硬件产业链的成型与完善可能问题不大。

在硬件厂商层面,Android阵营当前除了三星,Android手机市场已经基本上是国产手机厂商是主流了,因此,一个自主操作系统显得尤为迫切。

在软件生态层面,互联网大厂主导了国内软件应用生态,有数据显示,BAT以及其旗下投资的应用占据了超过7成市场份额,如果华为能趁着现在各界普遍对其支持情绪高涨的时候推出自产的操作系统,现在或基于同情,或各厂商基于自身的生存与危机感而支持它的第一批用户和开发者比以往的时期要多,应该来说比以往更容易催生操作系统平台的冷启动过程。

国人对国产系统的需求越来越强,而谷歌的做法是破坏生态以及让出市场份额,当下正值5G、AI以及万物互联实用化的节点,无论是智能电视、家电设备以及未来可能普及的AR和VR设备,以及大量的商用与家用物联网终端,未来可都是要对接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支持5G应用玩法与倍增的数据流量,释放5G潜力。

苹果谷歌能利用移动端系统对微软垄断的桌面系统进行弯道超车,这是因为当年新一代技术与新一代移动终端所构建的移动互联网已经超越了PC操作系统覆盖范畴。

同理在5G物联网时代,也已经超越了4G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技术与网络覆盖范畴,如果能掌握着5G物联网时代底层架构,做出一个真正意义上更高维度的物联网OS系统,是有可能对安卓和iOS系统进行弯道超车的。

这需要华为联合重量级生态玩家形成一个生态协同的共赢的操作系统格局,笔者在之前文章中指出,对于华为来说,最好是商定一种共同治理的模式,几大主力厂商各方均配备一定的投票权与话语权、以及制定各方遵守的开放协议方式来说服厂商参与。

虽然说国内的智能手机软硬件厂商其实有必要通力合作,但由于硬件手机厂商彼此是同业竞争关系,很难让各方面打消顾虑,这才是最难的地方。

因此,华为操作系统一经推出,谷歌可能会很焦虑,尽管能否成功还很难说,但从目前各种主客观条件来判断,当下或是最好的时机。

免责声明: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已标明来源,纯属学习与公益需求,版权及观点归属原作者。在传播过程中难免出现信息来源不明的文章,如果涉及到版权要求,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尊重您的知识版权,并按要求删除处理。

相关推荐

了解更多“公开课”和“企业内训”请咨询热线:400-0808-155。


香港马会黄大仙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