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直播谢幕,王思聪也无力翻盘

  • 来源/作者:网络
  • 类别:业界动态
  • 发布时间 :2019-03-11 11:36:22
  • 您是第402位阅读者
  • >>
收藏到: 0

3月7号,王思聪担任CEO的熊猫直播开始谢幕。

晚上八点多,位于望京SOHO塔3A座的熊猫直播办公室,尽管每个工位的椅子上,抱枕上,电脑上,依然都还留着熊猫直播的logo,但员工已经不多,此时,大多数员工都安静地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忙着备份个人数据,或忙着准备面试题目,也有人在看熊猫直播。

这场已经酝酿几天的谢幕并没有悲伤。此时,员工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很少聊到离职之类的话题,语调中也并没有沉重。原定于3月18日关停的服务器也提前到来,晚上八点半左右,经开会决议后,正式对内宣布,3月8号熊猫直播关停。

两个小时后,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在工作群发布长消息。“也许我们赶上了最坏的时代,但我们在最好的时代也曾扬帆。互联网也有记忆,祝福大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乘风破浪。江湖再见。”

于2015年直播行业风起时入场,在王思聪的背书之下,的确,熊猫直播也曾意气风发,从千播大战中成功突围,并且坐稳了游戏直播老三的位置。

但2017年后,斗鱼、虎牙相继拿到腾讯融资,作为游戏直播领域的老三,熊猫直播处境尴尬,差距慢慢被拉开,找钱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在找钱的路上,每次都差一点,” 熊猫直播相关人士觉得很遗憾,“找腾讯,腾讯投资了虎牙;找今日头条,今日头条自己出了事;还找过虎牙、斗鱼、网易、京东,最后都没有结果。”

顺势而生却总是阴差阳错,熊猫直播没能逆风翻盘,终究还是迎来了谢幕。

一、倒闭背后:已22个月无资金注入

倒闭背后,是入不敷出的烧钱游戏和管理层不和的传言。

公开资料显示,熊猫直播自成立起,迄今共有五轮融资记录。2015年11月,熊猫直播获得北京君厚泽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和源石资本两家数百万天使轮融资,2016年9月完成6.5亿元A轮融资,其间,360于2016年11月战略入股熊猫直播,2017年5月接连完成A+轮和B轮融资。但自此,依赖烧钱生存的熊猫直播再未有新的融资消息。

3月7日,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兼首席运营官COO张菊元内部信被曝光,其在内部信中也称,在2017年5月获得由兴业证券兴证资本领投的B轮10亿元人民币融资之后,至今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情况下做出了遣散员工的决定。

从直播平台的运营上来说,资金是非常重要,很多平台都是因为“烧钱”力度不足被淘汰。以烧钱为主要特征的直播行业在2018年迅速进入残酷的洗牌期,全民TV等直播平台直接凉凉斗鱼和虎牙紧紧跟随腾讯的步伐,虎牙成功上市,斗鱼也在积极准备,而其他的平台诸如映客、花椒、YY 等,都有资本在背后扶持。

熊猫直播的背后并没有稳定的现金流,而且熊猫直播以游戏直播为主,在腾讯着重投资的虎牙和斗鱼面前,优势丝毫不显。22个月没有任何外部资金注入,熊猫只能破产倒闭。

二、经营不善

熊猫直播也曾风光无限。

2015年7月,王思聪以2000万为注册资本入局,成立了熊猫TV,亲自担任CEO。

2015年10月20日熊猫TV公测,王思聪亲自坐阵直播,熊猫TV刚一上线,就吸引了SKY李晓峰、炉石囚徒、sol君等大主播入驻;林俊杰、鹿晗、陈赫、林更新、Angelababy等明星频繁站台;电竞选手Zhou、430、PDD、若风等人以及王思聪自己的G1战队也签约落户。

王思聪成为熊猫直播最大的IP。凭借其背书能力,也为熊猫直播拉来了王思聪的微博好友周鸿祎,日后,奇虎360也称为熊猫直播重要的投资方之一。熊猫在成立之初能收获大批知名主播的入驻和流量,不可否认有王思聪名气的加成。但身份特殊的王思聪也很难用创业者的心态来管理熊猫。“早期的时候,校长(指王思聪)能一个月来一次就不错了。大老板不在公司坐镇,权力斗争很容易产生。”一位员工表示。

张斌(化名)是熊猫直播最早的一批员工之一。2016年年中,直播行业如日中天,但他还是向熊猫递上了辞呈。“熊猫创立刚满一年的那段时间,从来没有一个VP能笑过三个月。比如说,有一个VP把另一个VP架空或者踢下台,不出三个月,这个VP自己也会被踢。”

对于网上流传的360系高管架空王思聪派系的说法,几位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熊猫员工都认为有失偏颇。实际上,360的技术对于创业初期流量暴涨的熊猫来说是一次十分有力的支援。在一些员工看来,两个派系都有能力者,但也有尸位素餐的人。另外,王思聪从电竞圈挖过来的一些高管并没有互联网公司管理经验,观念和手段都颇为业余。

面对风云变幻的直播行业,依靠游戏直播起家的熊猫直播也一直在游戏、娱乐之间游移。2016年年中,熊猫开创了业内首个PGC直播综艺《Hello!女神》。由于王思聪的出镜,这档养成真人秀赚足了话题度,也让熊猫尝到了做综艺的甜头。此后,熊猫陆续推出了《Panda Kill》等一系列直播综艺,但无论是从流量还是营收来看都收效甚微。

一位熊猫的管理层人士告诉界面新闻,《Hello!女神》项目的成功让运营策略变得有些膨胀。并不能说熊猫此举是错误的,但公司并没有综艺制作部门,团队基本靠外包,节目制作质量很难保证。“在我看来,PGC是很吃资源的业务,熊猫为此投入的金钱和开发资源完全可以投入在其它投入产出比更高的业务上。”

直播行业烧钱,这是行业共识。

“广告+礼物抽成”的单一盈利模式也为人所诟病。在千播大战中,由于竞争,网红主播的签约费也水涨船高,从某个程度而言,得优质主播者,得天下。“熊猫对花钱请知名主播十分看重,而知名主播的身价一般在千万级别。这一方面烧钱,另一方面也不利于主播梯队的培养。直到2018年底,熊猫才推出了较为全面的中小主播扶持计划。” 去年年底从熊猫运营岗位离职员工表示。

对于直播平台而言,主播生态尤为重要,熊猫直播运营的失误直接反应到了数据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熊猫资金链断裂、欠薪、主播出走的消息陆续浮出水面。没钱付工资,意味着公会和主播的投入斗打了水漂。

依据第三方数据平台小葫芦发布的《2018年全平台直播行业白皮书》来看,在顶级主播平台分布、弹幕互动条数排名中,熊猫都已经滑出前五名。另据极光大数据的统计,2018年12月,熊猫直播app的日活跃用户数降到230万,而斗鱼和虎牙都提升到了700万以上。

三、活着的平台,加速奔跑

3月6日有消息称,直播平台斗鱼已于春节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上市申请,这意味着,不出意外,斗鱼最早可能今年上半年就能登陆资本市场。

早前虎牙直播、映客直播已于2018年“跑步”进入资本市场。如今斗鱼在经过负面缠身之后,也开始谋求上市。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2018年直播行业融资明显向头部平台集中,资本催化行业新一轮洗牌,直播平台在体量和发展前景上差距进一步拉大,头部平台掀起上市热潮,寻求资本盈利机遇,加剧资源和流量的集中效应。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有望达到5.01亿人。

虽然用户基数在不断扩大,但增速有所减缓。

随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原有的流量短缺、运维弊端、资金难题对中小平台的反噬更加明显,加之官方监管高压,许多中小平台被淘汰出局。

四、在线直播行业进入“下半场”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目前,中国游戏直播市场规模为77亿元,同比增长100%;前瞻预测到2022年,游戏直播市场规模将达到300亿元左右。

直播行业,还是大有可为。

这个熊猫倒下了,并不影响下一个熊猫的崛起。

尤其是手机的迭代,5G网络的加持,直播独有的互动性,以上种种,均赋予了直播平台更大的想象空间。


免责声明: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或已标明来源,纯属学习与公益需求,版权及观点归属原作者。在传播过程中难免出现信息来源不明的文章,如果涉及到版权要求,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尊重您的知识版权,并按要求删除处理。

香港马会黄大仙开奖